降级ios6.1.3之后要打上SSL补丁 谨记!!!

win版降级工具开发者Alfonso Dingo Torres 在推上的提醒。降级完ios6.1.3后,得安装SSLPatch补丁

ScreenClip

SSLPatch补丁,作者Ryan Petrich。Cydia自带的BIGBOSS源可以搜到。受影响的iOS版本是iOS6.0-iOS6.1.5,以及iOS7.0-7.05。

IMG_0020

SSL连接验证漏洞测试网页: http://gotofail.com
安装补丁前,截图如下

IMG_0019

安装补丁后,Safe…安全了…

IMG_0018

最后,附上新浪手机关于SSL连接验证漏洞的报道

中西手机文化大不同

身为一个地道的台湾人,我与大部份本地人共享相同的手机文化史。

我大一才有第一台手机,现在听来似乎是个天方夜谭,因为连我读国中的外甥女背包里都有台彩色屏幕手机,与家人随时保持联系,让家中有女初长成的家长能够安心。但我刚拥有手机的时候,算是移动通讯的工业革命时代,普及率不高、信号覆盖率也不佳,往往一进地下室手机就如废铁;花上高昂代价买新上市的手机,却是黑白屏幕加上呆板字型,总让我联想到计算器;照相录像更是连想都不用想,有个声控拨号就该偷笑了。虽然功能那么有限,手机在当时算是个科技新玩意,大家莫不希望存钱买只拉风手机、走到哪都要检查一下信号、手机一响便停下手边的事,一边喂个不停一边找个信号最稳定的角落。在大学校园里,上课基本上是禁止开机的,但同学们都只是悄悄将它调整成静音,电话一响就趁教授不注意时弯下身偷偷接听,而一下课不是忙着拨打电话就是收短信,这些基本上都是台湾人的手机使用常态。

我从未察觉自己有被手机制约的倾向,直到美国人目睹我的手机使用情形。我与Deric扯着美国总统初选的话题聊的正起劲,手机却在背包里铃声大作,我停止了交谈、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,是另一个朋友约我下星期聚餐。简短的结束了通话回归主题,Deric 问我是不是刚刚就在等这通电话,我莫名其妙地摇摇头,说明我只是不希望漏接来电,他却认为,为了一通无关紧要、至少是没有急迫性的电话而打断两人的交谈,是不太礼貌的行为,尽管我们够熟、且我也表示了歉意;除非是我正在等一通非常重要的联络电话,像是国际漫游或是我未来老板打来的录取通知,否则没有必要急着接听。而且,“如果对方真的有要事找妳,”Deric 继续说:“他们一定会留言,好让你知道要尽速回电,不是吗?”

我们回归了正题,讨论着这是弱势群体抬头的时代,民主党声势最旺的两位候选人,是女性与黑人(且他是half-black);其间还聊着纽约客对前任市长参加共和党初选的看法。趁着讨论的段落,我起身上个洗手间,手机被我留置在桌上,回座继续聊下去,眼角不经意瞥见有个未接来电,我说:“哦!我有个missed call,你刚刚有听见吗!?”Deric 点点头。“怎么不提醒一下?”我想,告知对方错过了电话,这反应很正常吧。Deric 却不解:“为什么要特意提醒呢?还是你今天在等电话?”算了算了,我想企图让有手机冷感症的人了解台湾人的使用习惯,还真必须大费功夫解释一番,但这天的对话,却让我兴起了对手机文化的中西观察。

后来我才发现,西方人并非是“手机冷感”,而是手机文化与台湾人不同。“尊重”是美国使用手机的最高原则,但实际面却很有弹性。举例来说,课堂无规定你一定要关机,当然以无此起彼落的铃声来打扰上课为原则,若要接一通很重要的电话,你可以暂时离开教室,且不用假装自己是去上厕所;你尊重课堂的秩序,教授也尊重你可能有重要的事尚待联系,离开教室可能错过了某段重要的内容,但这也是出自学生个人选择,教授不会有任何意见。

私下的手机使用也有一定的文化规则。在美国,你有紧急的事重要的人联络你,打断交谈接听是可被接受的,但最好能对身边的人简单交代这事对你有何重要性,目的是避免对方觉得自己被逐出沟通圈的尴尬;若是不重要不紧急的电话,最好选择忽略它,打电话给你的人大多都会留言或发短信,利用其他方式与你互动。然而在台湾,除非在会议中课堂上或电影院里,大家多半有音量不小的来电响铃,电信运营商甚至提供流行歌曲或俏皮话任君选择,要忽视铃声专心交谈本身就有难度;加上台湾朋友很多人曾表示“不习惯对冷冰冰的留言系统说话”,即使急着联络,多半不会留言,而是继续打到你接听为止。与台湾人相比,美国在没有手机的时代就普遍使用电话答录机,留言等回电是习以为常的情况,容忍未接等听留言自然也是常态。

而中西不同的通话计费方式,也塑造出完全不同的手机文化。在美国,手机来电的接听者也要收费,谁先联络谁没有什么成本差异;台湾拨打者付费的情形,往往让人有“漏接还要花钱回拨”的负面联想,因此不错过任何一通电话才是经济实惠又效率的沟通方式。再者,一般女性接听率较男性低,因为女生多半把电话放在随身手袋而不是口袋里,我没有鼠蹊部或臀部的强力震动来提醒我有人来电,为了避免过低的接听率使朋友抱怨,我一听到铃响就急忙回应,也兴起了我每通电话都重要的不得了的错觉。

有个人类学教授,出书讲述展现在日常生活的英国文化,她提到英国低级主管爱在会议中开机、讲电话来显示个人的重要性;高级主管不需要特别彰显身份,反而懂得考虑他人。虽然此现象不一定适于解释台湾的手机文化,但它反映出的心态值得玩味,我们想做一个强调自我身份地位的人?或是较重视当下沟通状态的和谐?个人的手机通话习惯,多少代表了你的人格特质,不希望造成误会,就需多做贴心的调整。

作者:littlewolflu,来源:痞客邦,原文已被和谐